FF7/空轨/炎蜃/战国
VS/理希/景虎厨/本能寺组

腹話様是某种精神源泉。

【FF7】2016年Vincent生日贺刊内文汇总

有幸参与这次活动超荣幸QuuuuQ太太们都辛苦了~!!!这本质量真的超级高!

黛森Schwarzwald:

《米德加人》/Midgarian·文森特·瓦伦丁生日特辑(V中心向,含SV/VS腐向作品)




【一些告示】


1.首发于WB(2016-10-13),因为是PDF下载的关系接到一些反馈说不方便阅读,于是联系全部的作者各自把文章发布到了主页,不使用Lofter的作者则由我代发。


即使如此依然推荐大家下载PDF版,毕竟这本杂志包含了全体staff的心血。


下载地址:


百度盘  ...

Sing Me to Sleep (FF7 Vincent × Sephiroth)

Final Fantasy Ⅶ 同人 Vincent × Sephiroth

*2016Vincent生日贺文
*国王×吟游诗人设定
*VSV无差

 @黛森Schwarzwald 

——————

他的歌声有毒。

 

没有人亲眼见过他弹琴的模样,没有人亲耳听过他吟唱的歌谣。一切都是传说——传说他的歌声将永远地带走那些不幸的灵魂。他的斗篷如同死神的黑袍拂过尸体,他的绿眸好似旷野的鬼火映照死者的容颜。

 

那两片削薄的唇开阖,那一双修长的手舞动,那一头流光的发垂落,那一对通透的眸收敛。

 

他的歌声止...

杜鹃的亡灵

*给 @AloneOnGallifrey 的贺文

*标题与梗来自トーマ的アザレアの亡霊,虽然牵强了一下杜鹃的意象

*部分Siren设定

*大量凶残的OOC

­——————

明明是死去的城市,明明是腐败的时间。她竟保有着那金玉其外的繁华,街灯亮起时似乎只剩下狂喜而虚妄的白昼,高声叫嚣着沸腾着以遮蔽腐尸遍野、白骨森森。

如此炫目之景。

这是他的城池。

那个煞风景的人……那个煞风景的东西……所有煞风景的东西……都不存在了。

只有这个城市,仿佛将不停歇地在无尽的烟流中守望、伸展,吞噬天地唯余自己开成毁灭的模样,枯骨坚挺耸立直至名为绝望的永恒。

他眼里竟孕...

逢 (风之旅人-白红)

*白袍×红袍是Kirin的实况相关

*大概可以算作曾经那篇脑洞的后续……?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的突发产物


——————


他认为自己将永远孤独。

神明的居所是孤独的,所以唯有孤独者通过孤独的旅途方可抵达,以成就一份孤独的荣光。

而在此地,无垠沙海之中的孤岛上,他听到了风以外的声音——是歌,从沙丘之后升腾起来的歌;他见到了沙以外的颜色——白色,仿佛盛开在大漠中央的百合,幽静却招展。

解放禁锢,唤醒沉眠。松动了的枷锁,泄露的是远古的秘密。

他需要一座桥,连接过去与未来,连接自己与他。

他从未如此投入全部身心地歌唱过。布幡的碎片如苏醒的蝶,翅膀托起旅...

The Prayer of Quetzalcoatl-10 (織田信長×明智光秀)

 戦国BASARA同人 織田信長×明智光秀


*魔王×蛇神设定

*胡诌文言

*BUG多,织田家各种私设,OOC注意

*本章前半大量政市(理论)&魔王兄妹(实际)【误】注意

*请不能接受的大人迅速撤离


——————


乱世最妖艳又最纯真的花朵,奄奄一息似将要枯萎于魔王的牢笼之中。


惨淡的天光在窗前摇摇欲坠,映衬阿市苍白的面容空余憔悴。不辞而别之人的气息聚了又散,徒留世间之人徒然哀叹。征战杀戮无关对错,哀恸饮泣无谓神魔。兄长的天下,夫君的道义,命运是她无力挣脱的枷锁,向着相反的方向不断将她撕扯,直至分崩离析...

The Prayer of Quetzalcoatl-09 (織田信長×明智光秀)

戦国BASARA同人 織田信長×明智光秀


*魔王×蛇神设定


*胡诌文言


*BUG多,织田家各种私设,OOC注意


*请不能接受的大人迅速撤离


——————


攻下一乘谷后,信长没有多做停留,立即兵锋转南攻入近江,与柴田胜家的军团在小谷城外汇合。小谷城虽然仍显得坚不可摧,但实际上城内近臣在得知主君遭暗杀后一直惶惶不安,久政自是难以在指责猜忌之中独自稳固局面整顿军势抵抗信长。


“报!秀吉殿下已攻下京极丸!”


“哦哦!秀吉殿下这次是大功啊!那我们也该出阵了吧?”前田利家虽然只是歇了两天,但显然已按捺...

谢谢太太我喜欢你嗷嗷嗷……!!!肯给我画这种冷到南极的cp我死何足惜_(:з)∠)_这图我可以舔一年冲这个我可以三万字……!!

Ama_ki:

画错感觉的我_( :3 」L )_

Kind of Warm (Kirin × 镜宫累)

*纯粹胡编乱造各种私设注意

*大量OOC注意

*请不能接受的大人迅速撤离

 @AloneOnGallifrey 

——————


“老师——!老师——!”

镜宫累忍住摔东西的欲望握紧手电筒,往古宅的更深处踏出脚步。刚刚还在眼前的老师突然之间就奔向走廊尽头眨眼功夫就消失在转角处,并且任你千呼万唤都似石沉大海,这种极度自我令人火大的行为已经发生过若干次,导致累开始缺乏生气的心力,只得一边腹诽一边自力更生寻找大概正在某处疯狂拍照的放生莲先生。

这人会玩射影机之后绝对走火入魔了。

累默默想道,然后避开地板上木头腐败形成的凹陷,尽量轻巧地踏过走廊。四面隐...

Blue (盾冬无差)

*就是个段子,小甜饼都算不上,算个糖豆吧
*梗来自腹話的Pilot Blue,大量使用歌词_(:_」∠)_
*最后顺便感谢泽莫巨巨用心良苦不择手段安利队长的蓝眼睛【不

——————

沉眠,通常是黑色的。

那是他应有的颜色,是他唯一的颜色。黑色用自己的绝望浸染他,用自己的凛冽教导他,用自己的沉默庇护他。黑色是杀手的美德,黑色是武器的荣光。黑色属于他——属于冬天和死亡。

而除了那片黑色,他一无所有。

他甚至不拥有自己——武器不属于自己,武器属于握着他的那双手。

不被需要时他进入沉眠。冰霜的寒冷远不及黑暗的寒冷——那是永夜的寒冷,是死寂的寒冷,是隔绝人世的寒冷。而他只是迎上去,再没有任何抗拒...

全力失踪-下 (盾冬)

*迟来的下篇。找到他。上篇点我,捉了几个虫
*也许这个下篇显得画风突变,是糖
*NC17有,是图


——————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Bucky在那天清晨到了郊外的湖边,他喜欢在那里散步。他在那里把追踪器拿出来端详了片刻后放进口袋,然后安静地看太阳升起,听百鸟鸣啭。他明明前一天晚上还紧张又兴奋以至彻夜难眠,真的马上要见到Steve了他反而安然地欣赏起风景来。他毫不怀疑Steve会在几小时内出现的这件事,他只需要猜猜他们见面的对话就好——James Buchanan Barnes最擅长猜他的Steve的心思。


坐着战机赶来的Steve却是一路心跳如擂...

© Tenebris Cael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