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7/空轨/炎蜃/战国
VS/理希/景虎厨/本能寺组

腹話様和宮下遊是我的神,是某种精神源泉。

最近沉迷クリミナーレ!和ヒプノシスマイク,本质是全员推的横滨女孩。

【ヒプマイ】オトメディア2018DEC 浅沼晋太郎×速水奖 对谈翻译

オトメディア2018DEC 浅沼晋太郎×速水奖对谈翻译


——祝贺你们在Battle Season中获得胜利。公布结果的8月份的Live情况如何呢?

速水:很热呢。

浅沼:是很热呢。事实上,后台的空调坏了……

速水:虽然空调坏了是很热,但是观众们的热情也很厉害呢(笑)。

浅沼:啊,是那个(笑)。

速水:嗯,双重意义上的很热。虽然能回想起当天的事情,但稍微有点如梦似幻的感觉。


——特别是速水先生,当时穿着长袖大衣一般的衣服……

速水:那个意外地还没关系。

浅沼:速水先生好厉害啊。明明后台的空调又坏了,后台附近还摆着热饭更加热了(笑)。当然,会场内的...

新年快乐~!
跨年的TDD女孩loop着今晚的TDD激情摸鱼,TDD是世界珍宝!!!!!【突然大声

横滨女孩冷静冷静,battle season结束了安心学习去了,但ヒプマイ还没结束当然还是得接着追,MTC没散当然还是要继续搞,什么都不影响我爱他们发自真心x
不过恭喜麻天狼,期待新曲w

【挂人】天凉了,让抄袭者破产吧

啧,突然看到最喜欢的女神和最喜欢的文之一被抄了?当真是冷圈没人权了【。存着纪念

吐槽是毕生的事业.L:

占tag致歉,这回被抄的是我喜欢了九年整的聚聚,叔可忍婶婶没法忍。



抄袭者


机器人会梦见哪吒吗 



被抄袭的聚聚


姜蛋糕  暗红领域(朱砂记)



-----------------------------------------


我阅你千般文笔,读你字字句句,吸取你点滴心血将之化为己用。众人赞我,便如赞你。即便世界全然不知,我的文字皆出于你,我却心知肚明,这是我...

归来(舍雷亚×西皮翁)(加缪《卡利古拉》)

*其实是卡利古拉&舍雷亚&西皮翁大三角,我永远喜欢他们仨和加缪巨巨。

*原作是加缪巨巨的戏剧《卡利古拉》,历史无关,标题瞎写的。

*这大概是一人圈自娱自乐所以也就没什么警告了。


——————


那是舍雷亚亲手杀死的人,那是舍雷亚亲手立起的碑。夕阳将它最后的光辉洒向这小小的墓园,即将褪色成深蓝的天空环绕此地,燃烧片刻的五彩斑斓。

青年那单薄的背影在逐渐黯淡的天光中模糊了轮廓。他微微垂首,姿态显得疲惫又放松。舍雷亚站在墓园门口,没有破坏这美丽的场景和他们之间恰如其分无可挑剔的距离。他开始不确定自己是来看望卡伊乌斯还是来守望西皮翁,又或者二者皆有。自己不过...

一郎小可爱生日快乐啊——!!!

理莺生日快乐ヾ(✿゚▽゚)ノ
我没迟到吧嗯绝对没迟到_(:D)∠)_
本来想写上What's my name的然而不知道选啥字体就放弃了_(:D)∠)_
乱七八糟的将就看【。

【ヒプマイ】BB vs MTC Drama②『Louder Than A Bomb』听写+翻译

Buster Bros!!! VS MAD TRIGGER CREW Drama『Louder Than A Bomb』

二郎三郎vs铳兔理莺

山田家这个祖传护崽子我炸成烟花!!二郎是个什么天使!!!

水平非常垃圾见谅,好多地方不确定也没查到,都是瞎听瞎写的【。rap部分基本全是xjb猜xjb翻译大家不要当真【。真心希望有太太愿意帮忙指正!!拜谢!!

——————

三郎:明日は初めてのデリトリーバトル。勢いで一兄の部屋まで来ちゃったけど、明日のアドバイスをもらえれば、少しは落ち着くよな。よし!

二郎:おー三郎!飯を奢ってやるからちょっと付き合えよ。

三郎:なんで僕がお前...

交易愉快(碧棺左馬刻×入間銃兎)【2018铳兔生贺】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DRB 同人  碧棺左馬刻×入間銃兎

*NC17注意!就只是辆非常糟糕的车【。

*各种捏造私设OOC总之就是我流横滨社会人士注意【。

——

原谅我先啰嗦一下。

首先总之兔爷生日快乐!!!

虽然是兔爷生贺,但是似乎我一不小心之下最后变成了对兔爷非常过分反而让左马刻大爷爽到真是不好意思……敬请注意【被兔爷拖走关禁闭

作为补偿我保证下次大爷生日搞大爷【你闭嘴

你们信我我爱MTC发自真心我爱兔爷也发自真心——

以上OK?那么给兔爷唱完生日歌就可以点了↓

——

NC17点我

——

感谢阅读!真诚邀请各位来一起吸ヒプマイ和搞MTC_

【ヒプマイ】横滨组MTC Drama②听写+翻译

BAYSIDE M.T.C的抓马2,理莺的黑暗料理x

横滨组严重不足中……这个抓马太好笑了就翻了一下,第一轨B站有了。左马刻大爷的语气太可爱了不知道能不能表现出来……我尽力了_(:з」∠)_如有错误万望指正。

————


左馬刻:理鶯の野郎、飯を食わせるとか言ってたが、まさかてめえのキャンプ地でとは思わなかったぜ。

銃兎:   まあ、こういった嗜好もたまには一興じゃないか。こうでもしないと、外で飯なんて食べないからな。

左馬刻:まあな。けどあいつがいるとこ遠すぎんだろう。森に入ってもう一時間ぐらい歩いてるぞ。

銃兎:   ...

© Tenebris Caelum | Powered by LOFTER